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药中药化

 
 
 

日志

 
 

【引用】解密明胶生产14道工序:下游采购暴利2-3倍  

2012-04-26 13:4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愈演愈烈的毒胶囊事件将明胶行业置于风口浪尖之上。一场行业洗牌风暴即将来临。

尽管明胶行业谈“毒胶囊”色变,但理性而言,这亦是明胶行业去伪存真之契机。明胶厂商将明胶卖给胶囊厂,胶囊厂生产空心胶囊供货给药企,“毒胶囊”的源头在明胶生产商。

国内明胶行业的集中度低,全国有大大小小明胶公司200多家。中法合资公司罗赛洛遥遥领先,年产能高达2万吨。其次是国内上市公司青海明胶和东宝生物,产能分别为5000吨和4200吨。目前,中国明胶协会会员有200多家,其中取得了食用生产许可证的只有20余家;获得国家药监局批文的明胶企业仅4家,分别是罗赛洛、青海明胶、东宝生物和甘肃明珠。

而众多不合规明胶厂商则主要分布在浙江、河北、江西、福建等地。

本期,理财周报记者奔赴开平和化州两地,深入全国最大的明胶生厂商法国罗赛洛和青海明胶的广东工厂,揭开明胶生产环节和检验环节,解密明胶生产利益链条。

解密明胶生产14道工序,关键在原料

不管是食用明胶、药用明胶还是工业明胶,正规原料无非就两种:动物皮和动物骨,主要以牛骨、牛皮为主。

有关明胶的原料和应用被曲解,全球最大的食用和药用明胶生产企业罗赛洛曾在官网多次发布澄清公告,声称“有话要说”。理财周报记者前往位于开平市的罗赛洛(广东)有限公司,解开明胶生产之谜。

手捧一堆赤黄色的小颗粒,这不是赤砂糖,这是明胶。罗赛洛开平明胶厂是一家典型的骨明胶生厂商,全部使用牛骨作为原料,年产明胶7000-8000吨。

车间内一股股酸溜溜的味道扑鼻而来,从直径四五米的不锈钢锅炉里捞起的牛骨像碎石般,经过盐酸浸泡了几天之后,这些碎骨捏起来变得松软了,这是浸酸车间,牛骨需要在这里泡上7天。

然后再将牛骨在石灰乳中浸泡40-50天,记者在现场看到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漂浮物,罗塞洛总经理孙永祚介绍:“这是海绵骨浮在水面了,这些骨含胶量少。这里每隔几天换一次石灰,每天搅拌一次。”

接着是脱灰车间,水洗和加入磷酸中和,“水洗过程温度不能过高,否则胶原蛋白容易流失。”

明胶生产的关键技术环节在提胶车间,这里面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锅炉,全部都是不锈钢设备,而工业明胶生产中设备大多是铁、铜设备。煮胶水、灭菌、蒸发、挤出胶条、冷却、风干的流程全部在提胶车间完成。

最后才是包装车间,将面条状明胶进行粉碎、经过超滤装置过滤、混配、包装。前前后后,这种碱法生产明胶的方式需要经过14道工序,包括骨料分选在内。

而皮明胶的生产也大致相同,相对更简单些,但因国人大多喜好吃带皮肉食品,且少有人专门收集动物毛皮,因此皮明胶在原材料供应上容易出现短缺。

“正规的骨明胶生产企业都不会出现铬含量超标的情况,牛骨的铬含量非常小,但骨明胶的生产周期比较长,要2个多月的时间,而且成本也比较高,当然价格也更贵。”孙永祚介绍。

问题就出在皮明胶上,“用下脚料做的皮明胶在加工中有一道工序叫鞣制,在这个过程中会添加一些化学物,早在2004年,央视就曝光过山东滨州用废皮革加工成食用明胶。

也就是说,骨明胶不存在铬等重金属含量超标的问题,而部分皮明胶乃使用了经鞣制的皮料才引入了大量的铬。

明胶质检三大类指标:重验8种细菌3种重金属

青海明胶事业部总经理王洪敏总结,对明胶的检测包含三类质量指标。

第一类标是理化指标,具体指冻力和黏度。如肉冻之所以能做成冻,就是因为它的冻力和黏度。

而药用明胶和食用明胶区别主要在理化指标上。最重要的一个物理指标是冻力,其次是黏性。

食用明胶用于做果冻、酸奶、肉制品、糖果类,冻力高低不代表质量好坏,不同的用户对冻力有不同的要求。最常用的QQ糖,冻力要求比较高,比较硬;但比如,酸奶冻力就不能那么高。

而药用明胶也有硬胶囊和软胶囊之分,软胶囊就是像鱼肝油颗粒那种透明的胶囊。

2010版中国药典规定,药用明胶用于制作空心胶囊的明胶冻力不小于180冻力。

第二类指标是对细菌的控制要求:最常用检测包括7-8种细菌,包括大肠杆菌、革兰阴性菌、绿脓杆菌、沙门氏菌等。食用明胶对细菌控制要求是相对较高。

第三类指标是重金属指标:如铬、铅、锡等。

除了原料以外,工业明胶及食用、药用明胶最大的不同还有生产工艺要求,食用及药用明胶的设备多要求不锈钢,并需要严格控制重金属和微生物。

拜“毒胶囊”所赐,“铬”为人所熟知并成为众矢之的,它肯定心有不甘,其实动物和人体的骨头本身就含有铬,只是含量非常低。

工业明胶本无错,它的铬含量再高,如果用在印刷、织布、电镀等方面其实并没有问题,错就错在逐利者将工业明胶冒充食用和药用明胶。

药用明胶和食用明胶从细菌量、重金属上的要求是一样的。都是入口的东西,第一是干净的不能有细菌,第二是重金属含量不能超标。

说到底,明胶本身的组成主要是蛋白质,但是检验一个明胶好坏主要是这三类指标。食用、药用、工业明胶也好,本身是指标有差异。就是工业胶也80%多是蛋白质,没有问题的,但细节情况不一样。

质量控制和检测贯穿全程,从原料选取到成品检测。孙永祚提及:“虽然国家并没有规定,但罗赛洛选用牛骨一律不采用牛头和脊椎骨,这是沿袭了欧洲的习惯,欧洲曾有疯牛病疫情,这部分牛骨的传染性比较强。”

在生产的关键环节提胶阶段,用水也是讲究的,理财周报记者在车间看到类似的蒸发装置,据介绍,这用于提取蒸馏水,煮胶用水必须去除杂质。

同时还有好几道过滤工序,胶水通过绵饼过滤机、微造土过滤机、纸板过滤、布袋过滤器(重复几次),最后进入离子交换柱过滤,这是个像高炉般的装置,用于去除胶水中的矿物质、置换镁、钙等金属。

面条状的明胶经过干燥粉碎,颗粒经过检测金属报警装置,这种梅特勒检测器至少要需要10-15万元/台。明胶包装成袋,手指大小的塑胶条有芝麻状的金属镶嵌其中。

广东明洋负责人、青海明胶事业部总经理王洪敏表示:“大概4—5道检测程序,按照国家标准检测,在中间过程控制的时候就有检测,半成品检测,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罗赛洛开平明胶厂质量部经理梁柱满介绍:“明胶中可能存在的铬、铁、铜、锌、铅等重金属都需要检测,这部导津(日本)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能自行测试并在电脑生产图表,这样的检测设备需要50-60万,我们的产品铬含量从未超过1mg/kg。”

2010版《中国药典》明确要求,医用明胶中铬含量≤2mg/kg,重金属≤50mg/kg,细菌总数≤800个/g;大肠杆菌、沙门氏菌不得检出。食用明胶QB/T4087-2010行业标准在铬、重金属指标上与医用明胶相同,但是菌落总数要求≤1000个/g,大肠杆菌≤300个/g。

而2005年版《中国药典》虽没有列入铬含量指标,但在2005年公布的药用明胶国家标准中,明确规定皮制和骨制药用明胶的铬含量都应该小于2mg/kg。

毒明胶利益链:采购方暴利多赚2-3倍

在食用明胶、药用明胶和工业明胶的制作上,存在着这样的原料配比关系:通常是7吨骨头(猪骨、牛股)做1吨明胶,质量差一点的骨头要8-9吨;而10吨皮(猪皮、牛皮)产1吨明胶。

首先是食用明胶。骨头的成本大概每吨3000-4000元,每7-8吨骨头产1吨明胶的话,成本在21000-32000元/吨。

至于售价,罗赛洛(广东)明胶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孙永祚表示,罗赛洛的明胶产品最便宜的也要40000元/吨,而王洪敏也表示,120冻力的食用明胶,微生物、重金属都达标的话,至少要30000/吨以上,通常是35000万/吨左右。

不考虑其他成本,生产1吨食用明胶的能赚8000-19000元,但这个区间范围较大。

其次是药用明胶。2010版的中国药典要求药用明胶的冻力要在180以上,而180冻力的明胶价格在30000元以上,240冻力的药用明胶能卖到50000元/吨。

再说工业明胶。1吨皮子的价格在2000-6000元不等。但如果采用经过铬酸盐鞣制的蓝矾皮,成本在300-600元/吨,制作一吨明胶的成本为3000-6000元,即便卖19000-20000元/吨,中小明胶厂供应商生产1吨明胶的净利润维持在13000-17000元左右。

而采购商如果将工业明胶按食用明胶的价格30000元/吨出售,净利润进一步放大到24000-27000元左右;如按照药用明胶的价格50000元/吨出售,不考虑其他成本,净利润则超过40000元/吨。

食用明胶、药用明胶的价格大约是工业明胶的2倍和3.5倍左右,将非法工业明胶用作饮食或医疗,供应商可以实现不低于生产食用明胶和工业明胶的盈利,而采购方获得的净利润将放大2-3倍。

修正、通化为减成本抛弃青海明胶

正规明胶生产厂商屈指可数,明胶下游药企中弹“毒明胶”的概率也颇大。

“毒胶囊”事件将修正药业和通化金马推向了风口浪尖。理财周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为了压缩成本,修正药业和通化金马曾放弃了多年合作的老供应商青海明胶,转而联袂中小非法明胶厂。

据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修正药业和通化金马的供货商是青海明诺胶囊有限公司。该公司是青海明胶的控股子公司,专业生产各种型号的药用空心硬胶囊。

“修正和通化将价格一压再压,最后明诺觉得实在做不下来了,就说不做了。于是它们就从浙江那边开低价的小作坊进货。一进就惨了。”

这是劣币驱逐良币的典型案例:真正用明胶制作的空心硬胶囊,1万粒的价格应该在100块钱以上,通常是120元左右,而在浙江的非法供应商那里却能打个半折。“正规供应商的原料比较贵,价格也相对高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冲到市场上,把正规供应商顶了。”王洪敏抱怨道。

“为了1瓶药(100粒装)能省5-6毛钱成本,就把品牌和良心卖了,值得嘛?”知情人士表示不解。

正规药企选择跟正规明胶厂合作。例如,罗赛洛的客户有苏州胶囊(全国最大的胶囊厂)、不凡帝、安利、箭牌、伊利蒙牛等较大型企业;而青海明胶则选择和河北以岭药业、哈药、神威药业、步长医药、万通药业、广东仙乐制药等大公司合作。

而中小明胶厂的工业明胶,通常会流向那些有强烈成本控制诉求的食品厂或药厂,例如在本次“毒胶囊事件”被曝光的9家药厂,包括首当其冲的修正药业和通化药业,赫赫有名的长春海外、青海格拉丹东和四川蜀中制药等。

而那些与正规明胶厂合作的药厂,得以避开毒胶囊漩涡。

王洪敏分享了一个段子,“冠生园也是青海明胶的客户,当年三氯氰胺盛行时,冠生园的大白兔糖被监管部门多番检测,但不管查了多少次,都查不出来有问题。”

面对毒胶囊事件,青海明胶的新老客户反映不一。“新客户会问,你们的产品不会也有问题吧?合作多年的老客户则会开玩笑,我只要求两个事,第一,不许加价,第二,保证我的供应量。”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